管他的,先寫再說

好喜歡朱白 山花 GGAD啊

遲勤 SKAM 6

我喜欢这个气氛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罗勤耕刚下课,发现夏安妮正在教室门口等他


"嗨,今天晚上我家会举办party想要请你来"


"我.."


"可以,他可以去"


罗勤耕才说了一个字,他的朋友们就率先开口答应邀请


"我们能一起去吗?"


男孩们笑着问,罗勤耕就这样无奈的看着几个朋友


"当然可以,地点我会发给勤耕,一起来吧"


"派对,酒精,女孩,我都能想像今晚会有多棒"


"罗勤耕,这次你带酒吧"


罗勤耕刚发了一条讯息提醒父亲记得汇款,他必须缴房租,现在又出现了一个麻烦,最近手头有点紧


"为什么是我带?"罗勤耕挑挑眉


"上次我们都有带所以这次换你啦"


推托不了,所幸点点头,和朋友们道别后,他给室友发了条讯息


-能帮我买酒吗?钱我过几天给


-抱歉,我没办法,生活费快花光了


罗勤耕对着银幕皱起眉头,这时,突然有人点了点他的肩膀,他转过头去,迟瑞正对他笑着


"喔..嗨"罗勤耕收起手机


"嗨,怎么样,我刚看你好像有点..懊恼?"


罗勤耕诚实的点点头


"我需要一些钱买酒"


"阿..钱的话,我没有,但酒,我家有很多,要不你先跟我回家?"


这提议听起来不错,于是罗勤耕和迟瑞一起回家


迟瑞的租屋处看起来不大,映入眼帘的是柜子上的几张便条纸,上面画了一只兔子,让罗勤耕想到迟瑞送他的东西


"我喜欢兔子"迟瑞站在他身旁,递上一瓶饮料


"为什么喜欢兔子?"罗勤耕好奇的问着


这时迟瑞眯起眼,欺近他,罗勤耕几乎是屏住呼吸,空气快速凝结


"呼.."迟瑞对着人肩膀吹了吹气


"沾到灰了"


"阿..谢谢阿"


罗勤耕连忙道谢,他觉得自己全身发烫,得做点什么来掩饰尴尬,饮料是冰凉的,于是他就拿着罐子贴向自己的脸颊,当然这时迟瑞也在看着他,似笑非笑


"你弹吉他吗?"听见迟瑞的话,罗勤耕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把吉他


"我会"罗勤耕找了张椅子坐下,迟瑞坐在他对面,看着人拿出pick,快速的试音,调音


很快地熟悉的节奏蔓延至整间卧室


-难以忘记 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

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 挥散不去

握你的双手 感觉你的温柔

真的有点透不过气


迟瑞听到罗勤耕开口唱歌,声线清亮,罗勤耕似乎还是有些紧张,但这次他的眼神没有闪躲,罗勤耕把歌唱完,把吉他放回原位,接着从他身后传来了掌声


"我也很喜欢那首歌,你唱得很好"


"谢谢"


罗勤耕放松的做到迟瑞旁边,迟瑞点燃了香烟,自己抽了一口后,烟雾从口中窜出,让他的表情更加朦胧,他朝罗勤耕抬抬手,罗勤耕接过烟也抽了一口,两个人沉默的吞云吐雾好一会,每次交换香烟时,两人的手指擦过彼此的,又是一阵心悸


"我喜欢现在这个气氛,不对,我从你一进到我家开始,我就开始喜欢了"


罗勤耕听见迟瑞的话,正在思考该怎么回答,急促的门铃声便响起,在迟瑞去开们的空档,罗勤耕看了手机


讯息爆炸


夏安妮给他发了地址,给他打了电话;他的朋友们不段的问着他去哪了,派对开始了吗?


罗勤耕正准备打字,这时一群人走进卧室


"哎,打个招呼吧,我女朋友,顾知夏"


罗勤耕把手机收了起来,和人握了手,某种感受正在吞噬着他,抽走了他的感官


迟瑞吻了顾知夏,在他面前


"我忘记今天约了朋友,或许你要跟我们一起?"迟瑞的手搭在顾知夏肩上


"不,不用了,我也有事,先走了"


匆忙的说了再见,还不忘回头,似乎有点不舍


手机没电了,罗勤耕就这样回到家里


心情也跌到谷底



遲勤 SKAM 5

跟你换

好像很少人看,不過我很想寫哈哈哈



罗勤耕走到了顶楼的天台上,纸张早就皱成一团,风把他的头发吹乱了,他看着天空,刚刚和他对到眼的人再次浮现在他脑海


之前好像没看过他? 转学生?


"咿呀"天台的门被打开了,罗勤耕下了一跳,色纸掉到地上,罗勤耕连忙上前想捡回来,这时已经有人比他还要早捡到那些色纸


"哎.."定睛一看,是刚刚那位同学,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眼底擒着笑意,罗勤耕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色纸被人对折,收进口袋里


那人自顾自的动作,把他当空气


"喔?你还需要这些色纸吗?"终于那人拍了拍自己的口袋,开了口


罗勤耕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感到有些局促


最后一只纸兔子出现在他眼前


"不如,拿这个跟你换?"


罗勤耕就这样呆呆地接过那只兔子,默默地笑了


"我都不知道还有这种地方"


罗勤耕和人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,他听着那人说话,适时的点点头,那人还带了瓶饮料,仰起头喝了一口,明显的喉结来回滚动,罗勤耕看的有些魔怔


"喝吗?"


"谢谢"


就这样他和一个陌生人分享了一瓶饮料,却不会感到不自在


"你是新来的?"


"对,我应该要叫你学长"


罗勤耕点点头


"咿呀"门又被打开了


夏安妮微笑的走近他们


"勤耕,怎么自己先走了?他们后来还发了问卷,我给你带了"


罗勤耕接过问卷,夏安妮便热情的拥抱他,罗勤耕拍了拍他的背,夏安妮看了旁边的人一眼


"喔,你好,我是夏安妮"


女孩主动的朝人伸出手,对方轻轻的握上,开口


"我叫,迟瑞"


迟瑞,罗勤耕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


一遍,又一遍


心沉 養鳥 2

反应好像挺好的,感谢


真的是怕写出来没人看


大不了坑了ˊˇˋ



韩沉给自己冲了个澡,洗了几次头发,终于把那令人厌恶的东西给洗了,他走出浴室,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,几滴水珠从他的下颔流到锁骨,胸口,腹肌,最后全被搭在腰上的浴巾给吸干了


他吹着口哨,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对面的桌子摆了个精致的盒子,里面躺着他捡到的小翠鸟,韩沉轻轻的拨弄着它的羽毛


"好点了吗?你真幸运,我可是第一次给鸟包扎呢"


翠鸟似乎灵性的很,虽然有些疲惫,还是啄了啄然的手指,还啄出来浅红色的痕迹


"看起来还挺喜欢我的"韩沉笑着拿起一旁的饲料


"没拿面包虫喂你,我看那东西倒是起了一身疙瘩"


小汤匙递了过去,翠鸟自动的张开嘴巴


小口小口的,就这样吃了一个钟头,韩沉收拾好之后才察觉自己有点饿了


叫了客房服务,一个人的烛光晚餐


喔不,还有一只鸟


小东西吃饱了挺精神,虽然还伤着,却也快把新家给炸了


"这你不能吃啊"韩沉再次把鸟捧在手上,一边卷着面条送入口中,翠鸟躺在人手上,换了个姿势,露出腹部的羽毛,韩沉戳了戳人的肚子,从刚才开始,嘴角的弧度就没有消失过


遲勤 SKAM 4

 学生会


四个女孩正发下色纸,罗勤耕看着那几张纸,眼神发楞


我是谁?我在这干嘛?


那些女孩说得口沫横飞,他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


他习惯性的咬了咬指甲,接着转过头去,正好和另一个同学对到眼


他们对视了好一会,那人先是露出了微笑,接着转移目光,罗勤耕回过神来,按了按自己的指甲,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快,呼吸还有些急促


怪了,真的


"哎,好巧!"


罗勤耕抬起头,夏安妮坐到他身旁的空位,还不忘对他眨眨眼,罗勤耕收拾了自己难以描述的情绪,也对她露出微笑,夏安妮想帮他折色纸,罗勤耕倒是快了一步


"不用麻烦了,我自己来就好"


罗勤耕拿着纸,走出自修室


遲勤 SKAM 3

自修课


罗勤耕正低着头解数学题,这时一张纸条递了过来


-我们打算办个学生会,你和你的朋友们会参加对吧?


罗勤耕读完那行字,把纸条揉了揉,用手撑着自己的脸,看向他的同桌


"我想他们跟我应该都没空"罗勤耕对着人笑着,耸耸肩


他继续解题,又来了一张纸条


"你在派对上藏在抽屉里的东西,在我这,好险警察没发现"


罗勤耕停下所有动作,看来是自己大意了,他懊恼的叹了一口气


"给我"罗勤耕将手伸到那人面前


"不要"


"你要那东西干嘛?"罗勤耕收回手,满脸疑惑


"你答应我,你和你的朋友们都会参加同学会,我就还你"


"好,我答应你,现在还我"


罗勤耕再次急迫的伸出手


"嗯?当我白痴吗?放学后,再最大间的自修室,记得你和你朋友都得来"


下课钟响起,罗勤耕收拾书包,走出教室,他把东西放到置物柜里,朋友们正站在舞蹈教室外看的两眼发直,罗勤耕走了过去,这时有个拿著书的男孩撞到了他的肩膀


没有任何道歉,没有人停下,罗勤耕并不在意,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


"哎,今天416自修室,他们要说学生会的事情,一起去?"


"喔,我没空"


"我也没空呢"


"我约了人"


"兄弟"团们开始一个个发难婉拒,没有人想参加那无聊的玩意儿


罗勤耕慢慢的对所有人翻了个白眼


也罢,就他一人去,敷衍了事就行


山花 警匪

山花 警匪

冰冷攻X诱受

后续680粉会动笔~

请红心蓝手~


偌大的审讯间只剩下滴答声,男子双手被手铐给铐住,他一脸轻视的盯着单面镜另外一头的人。

「哐啷」门被打开,一名男人穿着整齐的警服走了进来。扣子从脖子到底都扣的整整齐齐的,还真想撕开,看看里面长怎样。


「好久不见了」男子把铐住的手放在桌子上,他老喜欢这人了,一脸喜滋滋的看着男人。


「魏大勋,你又走私了对吧」男人打开笔录,坐在魏大勋的对面,他一脸严肃,眉头紧皱,眼神不悦的看向魏大勋。


「我怎么可能会走私,我可是好人民」魏大勋放松身子往后倾,神色自然的看着男人。


「更何况,你们不都已经抓到犯人了吗,怎么说是我做的,嗯?」魏大勋将身子往前,手搭上男人的手,这手怎么就这么好摸,细皮嫩肉的,说他是实战警官,他还不相信呢。


男人不着痕迹的皱了眉头,他抽开魏大勋在抚摸的那只手,起身往门口走出去。


「白警官,他承认了吗」一名警察向男人走过来。


被称为白警官的叫做白敬亭,每次只要是要审讯魏大勋,负责的警察就是白敬亭。


也就只有白敬亭才能从魏大勋口中撬出线索。


白敬亭走向审讯间的另一个空间,摆手叫其他警员都出去,顺便将录影机给关掉,他抬头往审讯间看去,魏大勋似乎察觉到白敬亭在看他,朝着白敬亭的方向挑了下眉。


「不说吗?」白敬亭走进审讯间,拿起桌上的台灯逼进魏大勋。台灯的光照亮了魏大勋的脸庞,面对突来的光线,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睛,抬手遮起光线。

 

温热的气息洒在魏大勋的脸上,他抬起头看向白敬亭,他仔细的看着白敬亭,光线将白敬亭的肤色衬托得更加亮白,唇色也因为光线而显得鲜红。


真想吻上去。


「没做的事情要我怎么说,白警官,抓人也得要证据阿」


「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的抓我,我能不能要点赔偿」魏大勋抬手捏住白敬亭的下巴,直视着白敬亭。


警队确实没有证据能够去证明这案子是魏大勋做的,可他们在现场抓到的小喽喽却说他是魏大勋的手下,这才叫他来问问。


白敬亭拨开魏大勋的手,他坐回位置上,打开笔录,开始思考魏大勋刚刚说的话。他审了魏大勋很多年了,有做就是有做,通常魏大勋不会去否认,可他今天反常的说了两遍没有,那是不是这案子不是他做的。


他皱起眉头,罕见的思考起来,直到一双微凉的手指碰上了他的眉头,他才抬眼看向魏大勋。


「想什么呢。」魏大勋的脸在白敬亭眼前放在好几倍,他猛一个向后退,却因为惯性而狼狈摔倒在地。魏大勋跳上桌子哈哈大笑。白敬亭低头抿下嘴唇,瞬间起来将还在幸灾乐祸的魏大勋压制在桌子上。


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看着,玩味的眼神入了白敬亭的眼,他不笨,当下就知道他中了魏大勋的陷阱。白敬亭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激他,而魏大勋却把这点抓得紧紧的,基本上只要见面,魏大勋不激个一两句话是不过瘾的。


魏大勋当然知道白敬亭的个性,早就把他的脾气摸的一清二楚的,他知道的可比白敬亭本人知道的多。


「小白,知道我多想要你吗,天天就想着进来找你呢,可惜你总是不待见我」魏大勋语气委屈,可是修长的手却开始默默地解开白敬亭的扣子。


「你想做什么」白敬亭抬手制止魏大勋的动作,声音低沉。


「想要/操/你啊」魏大勋故意用气音在白敬亭耳边说话,他看见白敬亭的脸色变了变,魏大勋的眼底都是欢喜。


「是吗,谁/操/谁还不一定呢」白敬亭勾起嘴角,眼神幽暗的看向魏大勋。


遲勤 SKAM2

SKAM设定

原版 法版 义版 我都看过

故事设定会改


派对


明亮和阴暗的灯光照在所有人身上,一群人围成一圈开始跳舞,躁动的音乐让人更加疯狂,一对对的情侣们开始接吻,罗勤耕和他的朋友们站在窗边


"哎..那个女生,我觉得他刚刚看我了"


"你想多了,他才看不上你"


罗勤耕说完笑着泯了一口酒,其他人也跟着笑了


"你们觉得我一直带着这东西安全吗?"


其中一个朋友拿出了一包小夹链袋,在所有人面前晃着


"给我点吧"


"哎,别拿多了"


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


"放我这吧"


罗勤耕抢走那东西,放到口袋里


"你说今天晚上,有你喜欢的女生吗?"


其他人好奇的看向罗勤耕,只见他从容一笑,眼神扫视着人群


"那个"


罗勤耕抬了抬下巴,那女孩正在和她的朋友跳舞,大家看了她一眼,又换了下一个话题


"你们借过一下,我想看星星"


那位女孩和她的朋友走近罗勤耕,男生们为她俩让了条路,还不忘打量个几眼,罗勤耕主动走向那女孩


"为什么喜欢那些遥不可及的东西呢?"


女孩转过头看着他,没说话


他的朋友们识相地走了


罗勤耕又开了一瓶酒,喝了一口后再次靠近女孩


"妳叫什么名字呢?"罗勤耕笑着,帮女孩把几缕碎发塞到耳后


"我叫夏安妮"


"妳很漂亮"


罗勤耕将酒瓶递给她,夏安妮正准备喝一口,罗勤耕便顺势吻上她的唇,他们激烈的吻着彼此,夏安妮主动的贴在他身上,罗勤耕的心里却开始有些反感,他适时的阻止了伸向他衣服内的手


"好像有点太快?"罗勤耕捏着人的鼻尖笑着


"开门!有人检举噪音"


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,混乱中罗勤耕把东西藏到抽屉哩,从窗户溜了出去



遲勤 SKAM 1


原版 法版 义版 我都看过

故事设定会改

希望大家喜欢




罗勤耕坐在图书馆里,从窗外可以看见学生们正在聊天,女生们坐在椅子上分餅乾,几个男孩站在树下滑着手机,罗勤耕看着他们,眼神有点飘忽,桌上的书却好端端地放着,从没开过


他的头脑乱糟糟的,这种感觉,到底多久就开始了呢?


在他还没意识到之前


"叮咚"手机桌面显示出几封讯息


-群组


"嘿,明天我带酒吗?"


"我这有些不错的东西可以带"


"哇喔,可别被发现阿"


罗勤耕没有回讯息,只是对着萤幕偷笑,这群人,又在打什么鬼主意


他自然是知道的,约好了时间地点,天色暗了下来,他一走出图书馆,就被朋友们团团围住


"都不回讯息的"


"你们都把话说完啦"


几个人有好的搭着肩,开始讨论自己喜欢的女孩,罗勤耕看着自己的兄弟们,心里的烦恼暂时消失

心沉 養鳥

新坑,不一定会写完,最近忙

鸟类x人

ooc


韩沉正在国外旅游,鼻子上架着一副墨镜,敞篷车在毫无限速的道路上奔驰着,快感难以言喻,这地方气候宜人,当地居民也挺和善,将车开到定点后,他打开车门,迈出长腿,成群结队的鸟类正盘旋在他头顶上方,韩沉并未多加留意,这时正好吹来一阵强风,他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大衣外套


"啪哒"韩沉打了个冷颤,他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,那有些黏稠又带有异味的白色液体就这样不偏不倚的喷溅在他头上


"靠"这也太倒楣了,正在溜滑板的孩子们都停下动作,看报纸的中年人也放下了报纸,几个年轻女性及时的向他递上几条干净的手帕


鸟类依旧不断的聚集着,发出嘶哑的叫声像在嘲笑他一样,韩沉接过手帕大致整理一下,毫不意外的越弄越脏,方才的兴致早已被打散,他给自己点了支烟,墨镜底下的双眼正打量着四周


韩沉看见了躺在花丛旁的小家伙,他走过去,蹲了下来,跟那群不长眼的鸟儿不太一样,韩沉摘下墨镜,这是一只闪着浅蓝色的翠鸟,羽毛上沾了暗红色的血渍


"看来是受伤了"韩沉小心翼翼的把小家伙捧在手心,回到车上,翠鸟依旧闭着眼,圆滚滚的脑袋有意无意的蹭着自己,韩沉莞尔,把车里的温度调高了些,就这样一人一鸟,回到饭店

佔tag致歉

過幾天更遲勤


開心沉新抗


希望還有人看